他帶我來到一處隱密的叢林(我已經不想去管為什麼學校會有叢林了。),裡面有一座湖,散發著淡淡的光暈,柔柔的,很舒服。

忽然許多畫面從我腦海閃過,我看到動物在彼此嬉戲追逐、精靈在歡樂的歌唱舞蹈、許多人圍坐在湖邊飲酒、談天。

一個女人向我綻開微笑,我從湖中看見自己的倒影,表情很滿足、很滿足…

「褚同學?」

啊?

我茫然的回過頭,看見流螢溫暖的臉。

「你看見了什麼?」

我……

我吞了吞口水,竟然一句話也說不出。

我知道,跟我在水潭時所見到的不一樣,那時所看到的不過是一齣無意識演出的戲,這個才是我真正的記憶。

但是…

「相信你也發現了。」他笑說,轉頭,神情漸漸嚴肅。「你不屬於現世,停留的時間有限,在時間來臨前,你必須告別。」

但是,我…不想告別。

「你真正該回去的地方,請仔細思考,你的任何一個決定都可能帶來無法評估的後果。」

「我怎麼不知道七稜學院的董事也開始雞婆起妖師的事了?」學長的聲音猛然插進對話,他的臉色非常臭,活像人家欠了他八百萬的樣子。

流螢依然掛著笑,「我跟他說這些,並不是因為妖師的身分。」他眨眨眼,「褚同學,請試著跟你的幻武精靈對話,相信會有一些意外之喜。」

「等你決定後,歡迎你來這裡找我。」他指著那座發光的湖,「此湖是古老地界中保留的一部分,跟時間交際處相當類似。」

「所以,時間的流逝也跟外界不一樣,真是失禮了,冰炎殿下。」

「我找他找一個禮拜了。」學長的臉色比剛剛好多了,「我為方才因激動導致的無禮道歉。」學長欠身,跟流螢行了一個禮。

「沒關係的,失而復得後人們通常都更害怕失去。」流螢微笑,「不過,以水神之名,勸告冰炎殿下即早放手,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他做了個請的手勢,我們便到學院中央了。

跟流螢告別後,學長忽然一言不發地抱住我。

怎、怎麼了嗎?

學長依舊沉默,手上的力度更大了。

會痛啦,學長。我用心音表示抗議。

「我喜歡你。」

啊?

我覺得我表情肯定很蠢,但是這沒辦法,有人突然強勢地抱住你跟你告白,那人還是常常對你踢打踹巴把你當沙袋的人,任誰都會以為他在開玩笑吧。

「……我沒在開玩笑。」學長手又更緊了一點,「你失蹤了一個禮拜,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

「呃……對不起。」我乖乖道歉,雖然我不知道流螢把我帶來這種地方,但是我想學長這麼擔心,還是先道歉再說。

「我喜歡你。」學長又重複了一次,「不是開玩笑──你怎麼說?」

「欸?」我眨眨眼,這句話聽起來也好耳熟啊?

此時學長已經拉出一小段距離,儘管我還是被他圈在懷裡,但是可以清楚看見那雙紅眸中,盈滿了再認真不過的感情。

可是……有人會對自己的心上人敲打碰撞的嗎?

聽到我的質疑,學長似乎被我氣笑了,「會,就是我。」

學長該不會是那種喜歡人家就想欺負人家的類型?這情商只有小學生吧……

「褚!」

「噫對不起我閉腦!」

「……」學長嘆了很深很深的一口氣,「褚,給我個答案,好嗎?」

「現在?」我很為難,不只是記憶空白一片的關係,隱隱約約還是覺得,有哪裡說不上的感覺,讓我無法確切給出答覆。

「你需要多久的時間,才能想清楚?」學長問我,神色認真地詢問我的意見。

「呃、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曉得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想清楚,因為雖然對學長感覺很熟悉,甚至還有一點依賴,但就是覺得不對勁。

好像有種違和感。

「我們先回黑館吧。」學長嘆了口氣,牽起我的手就把我們兩人送回黑館了。

 

 

回到黑館後我才真切地體會到學長說找我一個星期是怎麼回事,時間已經來到一個星期後,我被強迫請了一個星期的假啊!

這樣出席時數會不會不夠啊?

「果真不能寄望你的腦袋會想些什麼有用的事情。」學長丟了一瓶蜜豆奶給我,其實我不知道學長會喜歡這種甜膩的飲料,好像小孩。

紅眼飽含殺氣地瞪過來。

我識趣地低頭喝飲料。

「以後你要去哪裡,至少和我說一聲。」半晌,學長用一種我從沒聽過的語氣說,我總覺得他說話時在輕顫,「我不想再失去你。」這句話聽起來他簡直像在乞求,跟他平日的張狂強大完全不符。

我張口想要說些什麼,卻不知該從何說起,我總覺得我和這世界雖然不是格格不入,卻有一種隔著紗簾的感覺。

學長說他不想失去我,我聽了很難過,我之前曾經死過一次(雖然我沒有太大印象),連鳳凰之聲都無法尋找到我的靈魂,那時候學長肯定很絕望,現在,我又毫無預兆地被流螢帶走,他大概真的很崩潰,才會用這種口氣和我說話。

我猶豫地說,「可是學長,流螢說……」

「別管他說什麼。」學長望著窗外,淡淡地打斷我,「褚,你要多久才能想好答案?」

我咬牙,學長這分明是轉移話題,也許是流螢說的那句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刺激到他了,可是我還是得說。

「流螢帶我去的那個地方我很熟悉……和這裡不同。」我認真地對學長說道,「沒有記憶,我無法回答你,我覺得那地方有我要的答案。」

學長這才轉頭看我,抿唇,輕聲道,「褚,我需要你。」

雲淡風輕的一句話,從學長口中說出來,份量有如泰山壓頂。

我想要答應學長,全身細胞都叫囂著答應他,可是理智卻清醒得冷酷。

沒有記憶,我不能放心,我想要完整的過去。

我到底從何而來。

這個結解不開,我不能安心給予任何承諾,即便我很想給。

將我的想法一字不漏地聽完的學長不發一語,我看得出來他很失望,心臟一抽一抽地泛疼,可是我毫無辦法。

學長忽然向做在沙發上的我走來,一把扣起我的下巴,深邃的紅眸緊盯著我,我也回望著他,不知怎麼對那雙漾著思念和眷戀的眼眸癡迷起來。

長得俊美的人就是吃香,我在心中想到。

不過學長什麼也沒做,只是擁我入懷,力道極力克制著(不然我想我大概會被捏碎),在我耳邊輕聲道,「就這樣讓我待一會。」

我僵著身體讓學長把體重往我身上放,真搞不懂學長明明這麼瘦怎麼這麼重。

 

 

 

 

 

 

那天我是在學長房裡睡的,醒來時發現學長抱著我在睡覺,真心嚇超大。

一大早一睜眼一個帥哥的面部特寫就在眼前放大,沒幾個人可以淡定自如吧,而且這人還是學長。

我腦部的晨間運動顯然吵醒了學長,不過他只是微微挪動了身子,就繼續睡他的大覺,更扯的是他扣在我腰部的手更用力了。

「學長,放開啦。」我氣急敗壞,學長我不知道,不過人類男性在早上時通常都會需要解決生理需求的好嗎!

學長懶洋洋地睜眼,又閉上,將我更往他懷裡帶,不可避免地蹭到了某個尷尬部位。

「學長!」我七手八腳地想要掙開學長的箝制,費盡千辛萬苦學長才終於放我去浴室,並在我進入浴室關上門之後輕飄飄來了一句。

「褚,其實我可以幫你解決的。」

……天殺的!

哪有人告白完就要來個全壘打!沒門!

我在浴室內又羞又氣,而且一意識到學長在外面聽著就完全沒辦法放鬆,只好憤怒地打開水龍頭沖涼。

都是學長害的,昨晚硬是要我留下睡覺!害我變得這麼尷尬。

我忿忿嘟囔著,好不容易解決完,才出門就看到學長坐在沙發上,已經著裝完畢,不禁詫異,「學長,你不用洗漱嗎?」

「已經弄完了。」

嗄?我才剛剛出來呢,你老兄難不成半秒就搞定了嗎?

「我跟著你一起洗的。」

「我怎麼沒看到!」我大驚失色。

「被你看到我還能當黑袍嗎?」學長鄙視了我一眼,態度回到平常狀態,昨天那個脆弱和剛剛撒嬌的他完全不見了,他又變回那個唯我獨尊的強大黑袍。

變態偷窺狂!

哐噹。

一杯精靈飲料砸到我身後的牆壁,要是我沒閃開就是砸到我腦門上了,肯定很痛。

「閃避得不錯。」學長冷笑道,「你之前失蹤了一個星期,現在大競技賽已經進入尾聲,要去仙界了。」

啊?

 

 

 

 

 

 

 

 

 

 

昀羲碎念:

HP in 守世界完稿,現在衝重入,爭取月底前KO

可惡為什麼我十月份那麼忙!

然後特殊傭兵是沒有第三集的

重入搞定之後換風月,再來繼續填其他坑(敗家黑袍、至寶、兄弟、黑子、不科學、腐宅),我想至少把現有的坑填完再來開新坑避免大家摔得重傷(喂

然後再考慮十一月的HP場到底是要只出HP in 守世界還是連岔路一起出,因為都寫完了

再來開學了我又想開昀羲教室荼毒各位怎麼辦(住手!

好啦回到重入,這本預計是CWT十二月場會出的既刊,剛好在這裡預告一下,此處就是和原版的分水嶺了,後面劇情會整個大改動,有緣收到之前的應該可以看出來

然後大家陪我廚斯哈啊(淚目

雖說配對不同不能強求,還是好希望有人可以陪我一起廚.........(淚奔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樊塵
  • 脆弱的學長莫名戳中我的心~~有點心疼,但這卻是學長愛漾漾的一種表現
    深愛一個人就會怕失去他
    希望會是個HE~~!!!
    加油~~
  • 不過依照學長那死要面子的性格來看,我想他也不可能維持這種模式太久XDDDD

    除非標明BE,不然都是HE保證哦!(雖然我也有點手癢想要試試看寫BE.....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9/11 16:42 回覆

  • 月
  • 那個,重入人世修改版這篇的篇數好像有誤耶。
    就是標題的數字,少了15和21w
    然後19有2篇,第二篇最後面多了一小段。
  • 謝謝告知,我有空去改.....

    感謝支持喔XD

    昀羲 於 2014/09/15 15:23 回覆

  • 羽化山嵐
  • 喔喔受不了好看好看好好看喔!
    請問什麼時候出本?在哪兒買?已出過的有哪些還買的到嗎?
    超想要的!每次看昀羲(可以直接喊名字嗎?)的文都好開心喔!非常感謝你~(飛撲(遭踹飛#
  • 這本新修版在十二月CWT會有再版首刷預購,和其他既刊一起XDD

    相關公告屆時會放出來

    可以直接喊名字沒關係XDDD

    (接住!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9/23 22:00 回覆

  • 羽化山嵐
  • 那那是臺北的CWT嗎?(蹭蹭)在那裡買的到嗎?(蹭蹭蹭)
  • 是的喔,我會報名十二月的CWT場
    XDDD
    攤上就是販售既刊這樣,屆時會有相關公告出來XDDD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9/26 22:04 回覆

  • 響玥
  • 抱歉我又懶的登入了
    啊啊,好喜歡重入喔…如果十二月要出的話,我又要請人幫忙了~(表弟可能沒空了哈哈XD
    我還沒腐到HP,雖然之前聽到的配對是哈跩,但斯哈聽起來也很棒欸…(妳這沒節操的傢伙
    到美國後覺得腐細胞有萎縮的跡象,現在要趕快養回來!(每天跟英文掙扎又沒人跟我一起腐嗚嗚嗚

    昀羲大大加油!要開教室我支持妳~
  • 十二月是確定會出喔XDDD

    我一開始也沒腐到HP,是阿琖推我坑,然後默默地跌了.......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阿琖!(指

    去美國的話英文會有很大的進步吧XDDD可以腐英文字母(咦

    那我真的準備來開教室了(喂!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9/28 13: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