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考上東京的轉學考,他在這邊的學校沒什麼朋友,但是也不是被霸凌,主要是因為他的存在太稀薄了。

不過他還是有交到一個叫做狄原君的朋友,他們是在籃球場上認識的,那天黑子留在學校籃球場上發了一會呆,隨後就看到狄原君一人來練球練得不亦樂乎。

他猶豫了一下,出聲叫人,沒有意外地竹馬君被嚇得跳了起來,以為活見鬼,後來搞清楚黑子是想問他能不能一起打球,也很痛快地答應。

不過與其說是一起打籃球,不如說是狄原君單方面在指導黑子基礎籃球,黑子算是完全外行,所以很多動作都不到位。

黑子想學籃球的動機很簡單,不是他熱愛這項運動,而是這項運動能夠讓他重溫他和黃瀨之間的回憶。

這天,他在籃球上告知狄原君自己即將去東京上學,狄原君雖然不捨,也只能尊重。

他和黑子交換了聯繫方式,約好以後若是有機會去東京的話,黑子要當在地嚮導,於是黑子手機上的聯絡人又多了一個。

「啊啊啊雖然我是很高興小黑子有交到朋友啦,不過這樣我就沒辦法獨占小黑子了感覺好失落啊!」

黑子現在正在和黃賴傳訊息,雖然黃瀨表示他更想聽到黑子的聲音,但是黑子實在不擅言詞,所以黃瀨退而求其次,和黑子筆談了起來。

嗯,正確來說,是用鍵盤,不是用筆。

「黃賴君,請別幼稚了。」

黃瀨發來一個哭奔的表情。

「小黑子我是說真的!」

黑子無奈地笑了笑,「我大概月底前會到東京。」

「呀!」黃瀨又發來好幾個激動的表情,數量之多簡直讓黑子以為他在洗屏,「小黑子你喜歡什麼樣款式的床?硬的軟的?還有書桌你喜歡金屬的還是木頭的?生活用品等你來的時候我們再一起去挑好了,一次買雙人份還可以凹打折。對了小黑子你比較喜歡睡在哪種房間?我這邊的有兩間房間可以任你挑,一個比較小一個比較大,但是大的那間下雨天容易滲水進來濕氣大的比較重。唉呀我的房間給你睡好了就是我東西比較多,可能月底前整不完,小黑子要將就一下……」

黑子看著螢幕一行一行地跳出黃瀨喋喋不休的話語,深呼吸的一口氣,緊張地將已經打好的句子給發送了出去。

……兄弟,不用一起睡嗎?」

……」一連串的沉默,看來黃瀨連選表符的反應時間都沒了。

黑子臉色有點黯淡。

黃瀨君說過的,兄弟要一起睡才能增進情感,要分房睡的話,是不是代表其實黃瀨君並不是那麼希望他過去呢?

「如果……」黑子還來不及打出完整的句子按下發送,黃瀨就回復過來了。

「對對對對對沒錯小黑子兄弟就是要一起睡!」黃瀨發了好幾個普天同慶的煙火圖案,「小綠間和小青峰打從十歲以後就都不肯跟我睡了,幸好小黑子和他們不一樣!」

黑子懸著一顆心總算是放下來了,微笑地又和黃瀨多聊了幾句,雖說是聊天,不過因為黑子手速不快,所以幾乎都是黃瀨在講。

黑子對此有點困擾,這樣黃瀨君會不會認為他不想理他呢?

想了半天,他猶豫地發送出去。

「黃瀨君。」

剛剛還在喋喋不休的黃瀨瞬間回復過來,「是的是的小黑子你說!」

「我打字打得很慢。」

那邊黃瀨靜靜地等黑子打完,中間幾度想要插話說沒關係都給忍住了。

「這樣黃瀨君會不會覺得很困擾呢?」

「為什麼會困擾啊我超喜歡小黑子的哦!手速慢沒關係熟了就快了當然啦如果小黑子願意和我視頻對話就更好了!」

黑子不禁想起來他們第一次視頻對話。

那時候原本也是用打字,然後黃瀨要求視頻對話,他欣然點選了同意,因為他也很想念黃瀨君,結果螢幕上突然出現一個沒有五官的男人臉,嚇了他一大跳,腳下一踢就把主機給踢到關了。

等到重新上線以後就看到黃瀨傳來的訊息,他忘記他在敷面膜不能講話。

那之後,黑子就對視頻有點心理陰影。

「好的。」不過他還是同意了。

黃瀨立刻發了邀請過來,黑子一樣選了同意,他剛剛原本想提醒黃瀨這次要確認有沒有敷面膜的。

手速真的要想辦法提高,黑子有點懊惱地想。

不過這次出現的只是帶著髮網的黃瀨。

「呀啊小黑子終於見到你了啊!這段時間沒有小黑子陪超寂寞的!」黃瀨由衷地笑道,「小黑子快看看我,一段時間不見有沒有更帥?」

「嗯,黃瀨君一直都很帥。」黑子點點頭,小聲地說。

黃瀨咧嘴笑開,背後彷彿綻放出無數花朵,刺得黑子有點眼疼。

「哲也,多晚了還不睡覺!」

涼子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也清楚傳到電腦另外一端的黃瀨那邊,黃瀨趕緊道,「沒注意到時間都這麼晚了,小黑子趕快收拾睡覺吧,我媽發起火來很恐怖的。」

「好的。」黑子點點頭,「晚安,黃瀨君。」

「晚安,小黑子。」黃瀨對著鏡頭拋了個飛吻。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黑子要轉來東京的日子。

黃瀨在月台邊興奮地搓著雙手,因為外貌出眾又小有名氣,黃瀨怕被粉絲認出來特地偽裝過,只是風衣墨鏡和高帽口罩,怎麼看都像是形跡可疑的問題人物。

黃瀨才抵達月台沒多久,就碰上保安前來關心了,氣得黃瀨差點扯下口罩同保安理論一番。

好不容易擺脫了難纏的保安,黃瀨回到月台,心焦地等待他的小黑子,左等右等沒等到想等到的人,卻被一雙黑手搭住了肩膀。

「黃瀨,你在這裡幹麻!」

「哇靠小青峰!」黃瀨被徹底嚇了一大跳,「你才是在這裡幹麻?」

「我和朋友打球,送他來搭火車啊。」青峰的臉色很臭,「好了,換你,你在這裡幹麻?不會是要來接那勞什子的女人吧?」

「呸呸,小青峰我在你眼裡到底是什麼形象,有事沒事就扯女人。」

「因為你很花,貼上來的那堆女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青峰瞇眼,「還真的是女人?我靠,我就知道那天有鬼!」

「才不是女人!小青峰你快給我回家去!」

「哼,只不過是個黃瀨我幹麻要聽你的,是什麼樣的女人我也來見見!」

「就說了不是女人!」

「那不然是誰,還藏著不敢給我和綠間知道?」

「我、我那是……」黃瀨簡直要被打敗了,「總之你給我回家去!」

「我不要!」

兩人正在拉扯吵鬧之際,一道清冷的聲音從下方傳來。

「黃瀨君。」背著行李包,拉著行李箱,彷彿整個人都要被行李吞沒的人,正是黑子。

「小黑子!」

「我靠這個矮冬瓜從哪冒出來的!」青峰被嚇得不清。

黃瀨哪管他,一邊接過黑子的行李一邊說,「哎喲總算等到你了小黑子,來,我們快回家,不要理這個大黑皮。」

「誰是大黑皮啊!」黃瀨徹底無視了青峰的怒吼,牽著黑子的手就一路狂奔起來。

「黃、黃瀨君,我還沒向青峰君自我介紹……」黑子邊跑邊喘,其中居然還可以努力擠出一段話,看來體能訓練真的有效。

「那種事情不重要啦。」黃瀨回頭笑得很燦爛,「會找天安排你們正式見面的,現在先讓我獨占小黑子吧,好久不見我超想小黑子的!」

黑子微微低頭,耳根羞紅。

他、他也很想念黃瀨君。

 

 

 

 昀羲碎念:

我今天寫了一萬多的安漾肉,想說這樣不行,要趕緊趕未來的稿子,結果我卻寫了黃黑

我到底在幹麻呢?(思考

不過因為今天算是出產很多字了,未來恐怕沒體力繼續打了,手腕那個酸啊……

總之好久不見的黃黑兄弟!

 

喔對了新刊預購請點置頂公告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