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才回到新家,雙腿就直接軟在玄關,他做在地上發了好半晌的呆才重新站起來。

        褚冥玥肯定是知道冰炎住隔壁,搞不好辛西亞和然也知道,就是沒人告訴他。

        也許他們是想給自己一個驚喜,但是從結果來說是驚大於喜,而且幾乎要驚得休克了。

        誰想在心上人面前穿著一副工人樣啊!褚冥漾欲哭無淚,他平時才不是這麼穿的!就算是休閒服也是很有品味的牛仔褲和襯衫,才不是他現在穿的寬鬆到根本看不出體型的運動服啊!

        褚冥漾大概花了五分鐘收拾心情,才動身去整理他那堆雜物。

        說是雜物,其實都是他的生財工具,各式各樣的設計用具舉凡是基礎的繪畫用品如水彩、粉彩、麥克筆、測量用的尺標如游標卡尺、捲尺、三角板等,不一而足。

        褚冥漾開了音樂,在舞動的音樂中把各項道具給安頓好後,時間已經來到了晚飯後。

        「八點四十……」褚冥漾有點呆,「都這時間了,還能去哪裡吃飯啊?餐館都差不多要關門了吧。」

        褚冥漾嘆氣,有些鬱卒,不得不承認褚冥玥的擔心有道理,這才搬家第一天他就不想管晚飯了。

        「隨便買碗泡麵吃好了。」褚冥漾想,接著就想拿錢包出門,走到玄關時猛然想起他的隔壁鄰居是冰炎,他立刻回到房間,換了一套比較舒心的衣著才出門。

        然而當他出門時他並沒有碰上冰炎,褚冥漾苦笑了一下,他這是穿給誰看呢。這舉動簡直愚蠢至極。

        褚冥漾甩甩頭,逕自拿著錢包出門覓食去了。

       

        但是等他買了大約有三個月份量的泡麵回來時,恰巧碰見了冰炎正在開鎖,兩人的目光撞了個正著,接著褚冥漾順著冰炎的視線往下,看見自己手裡拎著的兩大袋泡麵,有點心虛。

        冰炎皺著眉,「這些都是你要吃的?」

        「呃……」褚冥漾想了想,「我不會今晚就吃光的,就是買著備用而已。」

        「你還沒吃飯?」

        「是啊。」

        「過來,我給你煮。」

        「蛤啊?」褚冥漾呆滯地張大了嘴,然後似乎意識到自己的蠢態又很快恢復那種禮貌,「不用麻煩了……

        「客氣什麼,又不是沒給你煮過。」冰炎說完,打開門,「進來。」

        褚冥漾在外頭摸摸鼻子,冰炎說一不二的氣勢似乎更強了,不過他也好奇冰炎住的地方長什麼樣子,何況這屬於鄰居間的正常互動,他們又是大學同學的關係,此時硬要拒絕反而讓人奇怪。

        想到這裡,褚冥漾帶著緊張的心態和坦蕩的行動,真就進了冰炎的屋子裡去了。

       

        冰炎在白天撞見褚冥漾搬家後,他其實很想去幫忙,想到心上人的住處有自己出過的一份力他就很滿足--然而現實是,褚冥漾拒絕自己的幫忙。

        冰炎對此很鬱卒,難道是褚冥漾認為自己不夠可靠?大學曾經有次寒暑假要搬宿舍,他不小心把褚冥漾一盆很珍惜的盆栽給砸了,那之後褚冥漾氣得整整一個星期沒跟他說話。後來再要搬宿舍時褚冥漾也沒讓他幫忙過了。

        難不成就因為一次失誤導致褚冥漾對他已經形成了一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印象?

        冰炎越想越不是滋味,於是便自己出去轉了轉,剛好路過超市,讓他有了靈感。

        不讓他幫忙搬家,那麼慶祝總可以的吧。買幾道菜回去做一做,這樣褚冥漾也就沒有再拒絕的藉口了。

        興沖沖地買菜回家,什麼前製作業洗菜切菜都弄好了,結果要準備開火時冰炎發現鹽不夠用了,急匆匆地跑出去買,路上接了一通公司電話,又回公司拿了資料。

        他開車回來時心情鬱悶到想飆車,因為看時間都已經過八點了,一般人早就吃完晚餐了。

        冰炎才將鑰匙插入鑰匙孔,就看見褚冥漾提著兩大塑膠帶出現在樓梯口,他看過去,褚冥漾同時也看了過來。

        「這些都是你要吃的?」冰炎問,同時心中飛快有了計較。

        如果褚冥漾說不是,那他就說吃泡麵不健康,叫他以後別吃這麼沒營養的東西,給自己以後約褚冥漾吃飯鋪路;如果褚冥漾說是,那更好,直接叫人進房裡來,他來煮。

        結果自然讓冰炎滿意,褚冥漾真的乖乖進屋,拎著那兩大袋泡麵。

        「先隨便坐一下,馬上好。」冰炎說,把遙控器遞給褚冥漾,「你先看會電視吧。」

        褚冥漾應聲,一臉舒心地坐到沙發上,打開電視開始亂轉。

        電視一開起來是財經頻道,褚冥漾不禁在心中咋舌,果然是冰炎,學以致用,像他就沒辦法對數字起熱情。

        廚房傳來抽油煙機的轟隆聲響,以及油汁噴濺的細小劈啪聲,菜香從那裡飄了出來,鑽入褚冥漾每一個毛細孔。

        一個大男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而廚房有個女人正殷勤地照料五臟廟……

        意識到自己想偏的褚冥漾嚇得立即正襟危坐,他的腦洞開得也太大一點,居然把冰炎當太太,這要是被冰炎知道了,他會死得很難看的。

        冰炎大學時可是因為常被錯認成女的,發狠了直接報名了校內拳擊擂台賽,在奪冠那時的得獎感言居然是:『再有哪個男的不長眼把我認成女的,你們最好祈禱你們比這些手下敗將還要耐打。』

        然後,冰炎就成了全校的風雲人物了。

        褚冥漾一點也不覺得他比那些手下敗將耐打。

        冰炎做的都是簡單的家常菜,炒青菜、芹菜炒肉絲、煎吳郭魚和一鍋蘿蔔湯。

        冰炎做好端上桌時,正好看見一個坐得直挺挺的褚冥漾,目不斜視地盯著電視。但是聽聲音是他在看的財經頻道,不禁挑眉。

        「你現在也會看財經?」

        ……偶爾。」褚冥漾說,從沙發站了起來,向餐桌走過去,結果一沒注意撞上了茶几的角。

        「小心點。」冰炎無奈道。

        褚冥漾覺得丟臉丟死了,嘴硬道,「沒事、沒事。不疼。」

        冰炎懷疑地看過來,「那可是桃花實木的。」

        ……我知道啊。」褚冥漾乾笑道,「等你常常撞來撞去,也就習慣了。」

        冰炎蹙眉,到底沒再多做糾纏,「吃吧。」

        褚冥漾顛顛地奔向餐桌,看見冰炎也坐下拿起筷子後,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一件事。

        「咦,你也還沒吃啊?」

「下午有事回了公司一趟。」冰炎沒好氣地說,「那你是整理房子整到剛剛嗎?」

「差不多。」褚冥漾說,「還有幾個小地方沒弄好,等等回去再弄一弄就行了。」

「你現在在當設計師?」冰炎隱約記得上次同學會時他們曾經大略聊過近況,但是因為人多,沒聊得太深入,此時正好是個機會。

「對啊。」褚冥漾笑了笑,「沒辦法,我對數字實在沒熱情。」

「沒熱情你還念四年。」冰炎隨口說。

褚冥漾笑了笑,沒答話。

會死死撐著念四年還不是因為喜歡你。

「你原來的公司呢?」冰炎問,「我記得公司老闆是你岳父吧。」

「別提了。」褚冥漾扯了扯嘴角,苦笑,「新娘在婚禮當晚就……我想我和他待在同一個空間是種折磨。」

「他覺得是你害死他女兒?」冰炎不可思議。

「那倒不是。」褚冥漾淡淡地說,「他後來對我也挺照顧,這份工作就是透過他介紹的。」

發覺褚冥漾不想深入談此事,冰炎也識趣地住了口,改聊起別的話題,「你怎麼會改行當設計師?」

「我喜歡當設計師的感覺啊。」褚冥漾對此倒是很坦然,「雖然過程挺辛苦,但是一想到自己辛苦的成果能夠具體地展現在眾人面前,我很有成就感。」

「那你現在是在哪個設計公司?」

「沒,我是SOHO族。」褚冥漾乾笑,「可能我受我姊影響比較深吧,我挺羨慕她那種像風一樣的個性。」

雖然今早他的親姊真的像風一樣地往別的地方跑了,留他一個人和暗戀對象當鄰居。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星星海
  • 喲~~冰炎的追妻之路會有點困難吧……畢竟兩人都這個模樣。冰炎為了要證明他的性別採取的手段是我見過最威風的。只能說……太帥了,做的好啊!冰炎!啊……好期待冰炎追到漾漾的那個時候~很好看哦~
  • 是的,很困難啊………
    其實雙向暗戀看起來很萌,實際寫起來我簡直要吐血啊(淚

    我超想直接把兩人踹去滾床單然後就什麼事情都解決了(喂喂

    感謝支持喔!XDD

    昀羲 於 2016/01/28 23: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