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褚冥漾搬家後,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月。

        這中間褚冥漾陸續接了一點小案子做,但是整體來說還是清閒的;反觀冰炎,主管似乎是見冰炎去意已決,沒有留下的可能性後,想方設法地多榨取冰炎的勞動力,所以自從和褚冥漾吃了一頓早餐後,冰炎愣是忙到沒時間繼續他的追求大計。

        幸虧冰炎把這當成是追求真愛的道路上必經的考驗,咬牙撐過來了,不然公司恐怕會鬧革命。

        而這中間最苦的就是夏碎了。

        夏碎自己本身也很忙,之前和冰炎聊天本就是義氣相挺抽出自己的私人時間捨命君子的,結果現在冰炎因為沒辦法展開追求大計,他就跟著倒楣,晚上下班還得聽冰炎那些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穿的問題,然後提供解決之道。

        冰炎問他,怎麼打扮比較能夠引起褚冥漾注意又不會太張揚?

        夏碎回答說你換個髮型就可以了。

        冰炎問他,什麼路線適合他?

        夏碎回答說鎧甲大魔王。

        冰炎問他,該怎麼適當地創造機會?

        夏碎嚴肅道,你開車載他出去,算準經過汽車旅館時沒油就行了。

        然後,夏碎的胡說八道終於換來了片刻的安寧。

        但是一等到冰炎順利離職後,夏碎就不得不應付冰炎隨時的江湖告急。

        『夏碎,我如果開著RC和褚出去,你應該也能聽到褚的聲音吧?』

        『所以?』夏碎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你該不會是要我遠距離隨時救急吧?』

        『你什麼時候有空?我看能不能約褚那天出來。』

        『冰炎,你是在談戀愛,不是在玩諜對諜的零零七好嗎!』夏碎往後直接癱在椅子上,真的被自己這位好友給打敗了,還是那種絕無再復活可能的一敗塗地。

        他當時談戀愛的狀態該不會也是個腦抽吧!

        夏碎瞪著天花板,拒絕想像自己腦抽的過往。

        『我不耍點手段,怎麼得到我想要的?』冰炎理直氣壯地說,『又不可能要你每次都在,你就指導一次,後面我會自己看著辦。』

        夏碎回憶了一下冰炎的情商,嘴角抽了抽,發現還真沒辦法放心讓冰炎看著辦,只好硬著頭皮說:『好吧,算我交友不慎。到底是你談戀愛還是我在指揮打仗啊。』

        『謝謝,夏碎。』冰炎真誠地說,『如果我能順利和褚在一起,我們一定會很感謝你。』

        『得得得,就是誤交損友。』夏碎說,『算你運氣不錯,雖然我這週都上班,但是下週二就輪特休可以有一週的時間了。』

        『好,我已經離職了,我會問問褚的時間有沒有辦法配合。』冰炎對這點不甚有把握,『但是我不確定褚的行程,他出門的時間很不固定。』

        『你先想想要幹什麼吧。如果褚答應和你出來,你們要去哪?』

        『不曉得。』冰炎問,『有建議的嗎?』

        『……你看褚有沒有什麼特別興趣,他不是設計師嗎?你查查那時候有沒有什麼設計展好了。』

        冰炎立即動手搜尋,他現在不缺錢也不缺時間,可以全心全力地準備約會。

        『有一場大學辦的服裝秀……這個算嗎?』

        『不知道,我對設計不了解啊。』夏碎說,『褚是服裝設計師嗎?』

        『好像不是,是做廣告的。之前還接了個夏天雪屋的案子。』冰炎說,褚冥漾製作的那隻廣告放送出來後他就立即收藏了起來,苦於無法得知褚冥漾過去還有哪些作品,不然冰炎一定會像是個小粉絲一樣把褚冥漾過去的作品全都收集珍藏起來。

        『等等……夏天雪屋?』夏碎覺得自己耳抽筋,『你把廣告發來我看一下。』

        雖然不知道夏碎為何突然態度轉變,但是冰炎二話不說直接發過去了。

        『褚他好像還有參加廣告設計競賽,你有空去幫忙投票……

        夏碎那端沒聲音,冰炎皺眉,但是也收了聲,靜待夏碎反應。

『冰炎,我好像幫你找到切入點了。』過了大約五分鐘,夏碎的聲音才緩緩傳過來,『雖然不確定可不可行……

『說來聽聽?』

『夏天雪屋是千冬歲專門投資的。』夏碎頓了下,『就是我那個同父異母的弟弟。』

『這麼巧?』冰炎訝異道。

『我不確定是不是千冬歲去和褚談的,我也沒辦法問千冬歲。』夏碎露出一抹苦笑,『反正這件事情你可以當作和褚聊天的內容。』

『……你還在和你弟冷戰?』

『什麼冷戰。』夏碎聳肩,『主要是都沒在聯絡了……我剛剛只是聽到夏天雪屋這個名字覺得有點耳熟,所以才稍微查證了一下而已。』

『這不是你和你弟說好畢業後要自己開的店名嗎?怎麼變成食品公司了?』

『公司外觀是點心屋,裡面有販售部,從某種角度來說也算是店沒錯。』夏碎說,『不重要。』

『……抱歉,夏碎。』冰炎的道歉來得莫名其妙,但是夏碎卻懂了。

『如果你和褚能成,請我喝杯喜酒就行。我到時就不包紅包了。』

『當然。』

掛斷RC,夏碎心情有點煩躁,可能是因為突然間聽到一個遺忘已久的名字,導致塵封的記憶湧上心頭,讓他有點不知所措。

但是他很快就平復了,他給自己泡了杯淡茶,輕抿一口。

他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但是冰炎才正要開始,就看冰炎和褚最後是會像他形同陌路,還是能夠白頭偕老了。

他將茶杯放下,「小亭。」

「是。」一名梳著髮髻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從牆後撲進夏碎懷裡,「爸爸叫我?」

「是啊,爸爸叫妳。」夏碎溫柔地拍拍小亭的頭,「爸爸最近太忙了,都沒時間照顧小亭,小亭生氣嗎?」

「不生氣,爸爸忙,小亭懂。」小亭立刻舉手做發誓狀,「小亭懂,所以小亭是乖孩子!」

「是啊,小亭是乖孩子。」爸爸最近不是忙工作而是忙著幫冰炎打仗的軍師……夏碎臉上笑容不變,「但是爸爸不能陪小亭,爸爸很愧疚。」

小亭皺起了包子臉。

「小亭不要爸爸難過。」

「爸爸剛剛看到一個不錯的廣告。」夏碎把小亭抱到腿上,點開剛剛冰炎傳來的廣告,「小亭先看一下。」

廣告的音樂很可愛,拍攝目標本身是非常顯眼的點心屋,再加上廣告腳本相當好,小亭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小亭想去嗎?」

「想!」小亭興奮地說,差點直接在夏碎身上蹦跳起來。

「那爸爸下個禮拜特休帶妳去好不好?」

「好!」小亭吧唧一聲親在夏碎臉頰上,「最喜歡爸爸了!」

「爸爸也最喜歡小亭。」夏碎勾起微笑,「那麼,該睡覺了。」

「小亭已經刷牙洗臉了!」小亭一臉得意地邀功。

「小亭好棒。」夏碎寵溺地摸了摸小亭的頭。

 

       

        褚冥漾現在的特殊興趣就是耽美,可惜冰炎無從得知。

        就在冰炎想方設法地多挖點設計展覽資料的時候,褚冥漾也已經在冰炎忙得要死要活的一個月內堅定地腐化,從純白清新小白兔成長為腦洞大開小腐男,並在這條道路上堅持不懈地持續成長、持續進化。風雨無阻、無怨無悔。

        他發現自己喜歡的主角都是攻君,而且還是那種有點愛欺負人但是對小受相當寵溺的攻君。

        人家都說自己的喜好一定程度上反應了自己的性格,甚至會投射出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

        所以了,他一定是那種可能偶爾會欺負冰炎不幫他洗碗,但是一定一定會很寵冰炎的小攻。

        想到這裡,沈溺在幻想中的褚冥漾就默默地驕傲了一把,雖然沒有實證,但是他的男友力也是很高的嘛。

        褚冥漾這個月陸續發現了許多新大陸,其中最讓他瞠目的是同人展和各式各樣的翁里。

        而且日期就是下週,褚冥漾在考慮自己戴著帽子和口罩能不能混進去。

        因為按照他觀察,喜歡耽美的大多數都是妹子,那麼這場活動肯定陰盛陽衰,那他孤家寡男一個混進去不是很尷尬嘛。

        但是他又很想去。

        於是褚冥漾偷偷註冊了一個同人論壇的帳號,有些猶豫地發問了。

        喜歡冰和火:『大家好,我是新人。有點問題想要請教各位前輩。請問一個男生去同人展會很突兀、很奇怪嗎?』

        一千個冬天:『是挺顯眼的,但又不奇怪。同人展沒有性別限制。』

        喜歡冰和火:『我就是怕我一個人感覺很奇怪……

        一千個冬天:『你要去哪場?』

        喜歡冰和火:『都挺想去的……

        一千個冬天:『你比較喜歡耽美還是百合還是一般向?』

        喜歡冰和火:『……都、都喜歡……』

        一千個冬天:『那你肯定喜歡耽美。』

        喜歡冰和火:『……

        一千個冬天:『看你暱稱就能猜,你喜歡的類型大概很神經質。』

        喜歡冰和火:『才沒有!』

        一千個冬天:『你自己說的都喜歡,那我說你喜歡耽美你反應還這麼大,肯定只喜歡耽美對吧。』

        喜歡冰和火:『……

        才申請帳號的褚冥漾立即就想刪號了。

        一千個冬天:『腐男有什麼好害羞的,我就是。』

        喜歡冰和火:『……

        一千個冬天:『除非你是GAY你才會怕承認你是腐男。就像腐男不會怕唱你怎麼捨得我難過,因為不懂那是用同志的心理唱的。』

        喜歡冰和火:『……

        一千個冬天:『就算是GAY又怎麼了,同人圈很耐斯的,新人也不用因此害羞。』

        不,我沒在害羞,我是被你嚇到了。

        褚冥漾默默地想道。

        一千個冬天:『你是想去這週末的場次對吧?』

        喜歡冰和火:『……對。』

        一千個冬天:『正好我也想掃本,不如我們一起約?可以幫忙排隊。』

        喜歡冰和火:『……好。』

        網路多奇葩,奇葩滿地爬,一個不注意,我也變奇葩。

        褚冥漾對於自己輕易答應和陌生人一起去排第一次的同人場次覺得自己也異變了。

        不過他也是有評估的,那天他只要不付錢,把錢包收好,估計對方也沒辦法拿他怎麼樣。何況他是男的,對方要猥褻也猥褻不到他。

        除非對方也喜歡男的。

        後知後覺想到這一點,褚冥漾有點呆,然後趕緊起身去翻衣櫃看看有沒有什麼衣物是不容易讓對方得手的。

        一千個冬天:『你有沒有噗浪或是賴或是臉書或是SK或是RC?』

        喜歡冰和火:『……有。』

        一千個冬天:『你點我的頭像,會出現發送私人訊息,把你的聯絡方式告訴我,或是你點選一下你的收件夾,裡面有我剛剛發給你的私訊,按回復給我。』

        喜歡冰和火:『好的,知道了。』

        褚冥漾點開收件夾,果真有一封未讀郵件,是一串網址。

        褚冥漾點進去,發現是噗浪,對方的頁面還挺有個性,標題是就愛夏天怎麼樣,背景是夏日時光的海灘照,只是奇異的是還合成了一個雪人上去。

        其實這個人應該是雪寶的迷吧。

        褚冥漾看著那張有著自己的小雪雲的雪寶,如是想道。

 

       

 

 

昀羲碎念:

我好像在下很大的一盤棋(深沈

但是其實就只是輕鬆的戀愛故事而已(笑臉

總之看得出來誰是誰吧哈哈哈

是說看我文章的人應該沒人雷夏千吧………?

有嗎?(不大確定

不過沒關係夏千戲份不多的,還是以冰漾為主啾咪!Ov<

 

,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風鎖戀
  • 漾漾、千冬歲你們......
    我看到震驚到說不出話了啊!!
    你們怎麼腐掉了啊啊啊啊啊啊!你們不是應該純淨如白紙然後等冰炎和夏碎把你們吃乾抹淨嗎?!不可以啦啦啦啦!你們居然腐掉了......(掩面)
  • 千薰嵐
  • 哇呀呀呀呀~~~~
    不行我忍不住了必須留言!!
    昀羲大你儘管寫不要怕(誰怕了啊
    超愛夏千的啊啊啊啊啊啊
    冰漾夏千都當成語在背了xDDDD

    腐掉的漾漾跟千冬歲真的超萌的啊~
    尤其是「就愛夏天怎麼樣」完全萌翻啊啊啊
    夏碎就別擔心了 快撲倒千冬歲吧哇哈哈哈哈(你夠了
    大大加油 我超喜歡你的文的
    我是被千冬歲的噗浪萌到炸出水面的嵐哦(揮揮

    然後我最後想說的是
    樓上那位朋友 風鎖戀 對 我想搭訕你XDD(遭踹
    藍前輩的粉啊啊啊啊啊(如果也是翔太粉就更美好了哈哈

    最後的最後
    我可以稱呼版主「羲大」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