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找到褚冥漾時,簡直又好氣又好笑。

褚冥漾縮在地板上,小巧可愛的臉蛋都皺成一團,眉頭深鎖,像是有著極大的委屈似的。

這畫面讓他一秒聯想到初見時那隻哈士奇。

「褚,睡在這裡會感冒的。」冰炎輕輕晃著他,一點也不理烏鷲的齜牙咧嘴。

褚冥漾含混地咕噥一聲,轉過身去,背對冰炎繼續睡。

冰炎眉一挑,二話不說直接雙手把褚冥漾騰空抱起,還是用公主抱。

烏鷲憤怒地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冰炎還挑釁地親吻褚冥漾的額頭,烏鷲眼都要冒火了。

『該死的半精靈,誰允許你玷污漾的?』怕吵醒褚冥漾,烏鷲使用精神傳話,對著冰炎咬牙切齒地問著。

『玷污?這是夫夫之間的情趣。』冰炎讓褚冥漾更靠近自己一些,然後低頭親啄褚冥漾的唇瓣。

 

轟隆!

 

因為老頭公的結界和冰炎即時的靜音咒,他們並沒有受到波及,褚冥漾甚至沒被城堡的轟塌聲吵醒。

『小心點,你是要吵醒褚嗎?』冰炎責備道。

不小心把城堡轟垮的烏鷲則是張著嘴巴,像是憋了一口氣卻又因為顧忌褚冥漾在睡覺而發不出來似的。

『總有一天我要殺了你!』

『你忍心讓褚守活寡?』

烏鷲這次終於被氣昏了。

看著頭上冒煙的昏死烏鴉,冰炎心情頗好地冷笑一聲,心滿意足地抱著褚冥漾回寢室去了。

 

 

他把褚冥漾放回兩人寢臥的雙人大床上,看著褚冥漾的臉,他覺得他不過就是才看那麼幾秒鐘,結果卻居然半小時過去了。

回過神的冰炎不禁嘖了一聲,他可從來不知道除了修行變強以外還有其他事情可以讓他忘了時間流逝。

他的手輕畫過褚冥漾溫軟的嘴唇,流連不捨地離開了。

現在他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到底該怎麼拐到褚冥漾的真心──為此,軍師是必要的。

他走到大廳,給自己的搭檔打了個電話。

「夏碎,我有事情拜託你。」

「真難得,冰炎。」電話那端的聲音顯得很驚訝,「什麼事讓你在假期期間打給我?先說好,如果是任務我真沒辦法,藥師寺家的冬日祭夠我忙的了。」

「不是任務。」冰炎頓了一下,心情略為複雜地開口,「我問你,要怎麼追人?」

「啊?不是吧,冰炎,你追蹤術要比我好多了。而且追蹤術的話你得問千冬歲,雪野家才是專家……」

「……我問的是,要怎麼追、求、人!」

電話那端的聲音倏然變得冷漠,「你是誰?怎麼拿著冰炎的手機?」

「夏碎,我可不知道你的幽默感這麼糟糕。」冰炎的聲音沉了下去,異常惱怒,「你再給我玩這招,我就讓你看看開學後你會有多少接不完的任務!」

「……真的是冰炎?」夏碎的聲音變得非常遲疑,「可是……冰炎你怎麼會問這種問題?」

「少囉唆!」冰炎氣惱地說,「給我答案就好!」

「啊,你有想追的人了?那你要和褚離婚了嗎?」夏碎還不知死活地繼續瞎猜,「但是我想妖師不會善罷甘休的,我聽說他們已經背地煽動各種族去冰牙大鬧了……」

「我不會和褚離婚的!」冰炎幾乎要咆哮了,「你到底有完沒完?」

「好好好……」夏碎連聲安撫,「只是隨口問問而已,幹麼發那麼大脾氣……」大概是從呼氣聲中判斷出冰炎要暴走了,他趕緊進入主題,「呃、你是問要怎麼追求人,對吧。」

「對。」冰炎不耐地答道,他這搭檔怎麼變得如此婆婆媽媽的。

「我先問一下,對方的性別和種族?」

「這很重要?」

「當然啊,個體的差異會決定追求的手段效用如何。」

「好吧,就是褚冥漾,你直接告訴我要怎麼辦吧。」

「……」那端沉默了。

「夏碎?」

「抱歉,我只是一時愕然……」夏碎深呼吸,艱難地說,「說實話,你追到褚冥漾的機率……呃、並不那麼樂觀……」

「怎麼說?」他皺眉,不是很能理解,因為褚冥漾見到他還會臉紅,對他也沒多少排斥啊。

「就是說……」夏碎的聲音變得非常小心翼翼,「過去你總欺負他,喜歡耍著他玩,對吧?」

冰炎想了想,過去他確實常幹這事,因為他覺得很舒壓,便嗯了聲。

「然後,還在一片胡鬧中硬逼著他嫁了……呃,我是說逼婚。」

冰炎想了想,又嗯了聲。

「以一個正常男性人類標準判斷,褚他居然忍到現在都還沒爆發找你拼命,這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就是恭喜你,他也對你有意思皆大歡喜;第二種……咳咳,就是他有其他目的。」

「褚能有什麼目的?」冰炎聽到第一種可能就飄飄然,下意識忽略了第二種。

「搬光你家的家產?」夏碎試著舉了一個。

「……」這麼說,褚冥玥好像是有傳話給褚冥漾叫他搬空冰牙……

「其實,你到現在還活著沒被幹掉已經破紀錄了。」夏碎安慰他,「我聽千冬歲說,之前褚在原世界當傭兵時,一些對他有意思有歪腦筋的已經全去安息之地報到過了。」

冰炎冷哼一聲,不以為意,「我又不是那些雜草。」而且他和褚冥漾有些淵源,這還是褚冥漾當下自己歡歡喜喜地預定下的。

「呃……」

「反正褚對我也有意思,你直接告訴我該怎麼做吧。」冰炎靠牆說道,「我查了很多書籍,不過這種情況下十之八九建議直接壓上去……」

夏碎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冰炎,盡信書不如無書,那些寫什麼戀愛教戰守則的肯定是自己戀愛很失敗才出來戕害大眾的,你可千萬別上當啊!」

「所以我不是先找你求證了嗎!」

「呃、總之,試著先寫情書、送送花朵、約約會什麼的……」

「要退到這麼早一步?」冰炎懷疑地問。

「相信我,這麼做比較安全。」夏碎額頭冒了一滴冷汗,「你總不會希望褚被你嚇跑吧?他知道你要追求他嗎?」

「知道。」

「……他沒覺得你腦袋壞了?」夏碎語氣很含蓄但問題很直接。

「信不信我真讓你體驗什麼叫做腦袋壞了?」冰炎冷嗤了一聲,「掛了。」

(另一端的夏碎望著被掛掉的手機,感嘆了一句,「原來真的被懷疑腦袋燒壞了啊……」)

冰炎打了個噴嚏,他摸摸鼻子,下定決心去找情書的樣式和格式內容,嘖,他以前真不該一把火把給他的情書燒光的,現在連個現成的參考範本都沒有。

 

 

 

 

 

 

 昀羲碎念:

大家集思廣益,想讓學長寫什麼樣的情書給漾漾呢~?XDDDDD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零澈
  • 要是我看到冰炎的情書盡是一些七言絕句之類的
    或者是什麼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你是我眼中最美麗的那顆星
    有的沒的的話...
    我會切腹的、絕對會!!!
    不過突然很期待可以切腹ww((到底?!
    加油喔ww

    逼炎總算知道看一個人也可以看那麼久了吧
    相對論嘛ww

    坐等更ww
  • 這個……也許你不只會會切腹?XDD
    (用情書產生器弄出一份給漾漾的情書,那內容超壯觀的XDDD
    整個崩壞到永無止盡....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5/27 19:51 回覆

  • pudasun123
  • 烏鷲會中風的....
    冰炎竟然偷看漾漾的睡顏....
    癡漢!?
    冰炎的情書...

    褚,我喜歡你
    還有,我沒壞掉,不要給我腦殘!

    pu只能想到這樣的東西.....
  • 哈哈烏鷲很強壯的沒有關係,多氣昏幾次就淡定了(咦

    學長沒有偷看,他光明正大看自己老婆而已wwww

    我也想不到到底要讓學長寫什麼樣的情書給漾漾……
    不過肯定會崩壞的(喂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5/27 19:53 回覆

  • 露葉
  • 文言文之類的...結果漾漾完全看不懂,誤以為是要去哪裡玩,結果冰炎反而得到和漾漾蜜月旅行的機會
  • 文言文太耗我細胞了,我沒那個才氣TT口TT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5/27 19:54 回覆

  • 夜熐
  • 哇~@0@~

    等了哪麼長久的日子.作者大人終於回來更文了!!

    我一直很喜歡您的文章.請您一定要寫到完結喔~~
  • 半年眨眼就過去了,很快地XDDD

    這個特傭二不會坑的www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02 12:52 回覆

  • 647
  • 上面的跳太多了

    我是覺得不如寫漾是如何的適合百合花
    或寫你就像冬天的太陽夏天的冰棒之類的
  • 這個……學長大概也寫不下去吧XDDD
    學長只會寫出學長式的情書www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02 12: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