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褚冥漾發出意義不明的吼叫聲,以餓虎撲羊的氣勢撲上了冰炎。

冰炎反射性就想將人拿下,但是又思及對方是褚冥漾而收手,猶豫瞬間,就給褚冥漾得逞,被撲倒在地。

「學長,我好喜歡你!」褚冥漾大聲說,「我非常喜歡你,我們真的來交往吧!」

冰炎長到這麼大,拖亞那的福,能讓他錯愕的事情真不多,不過現在非常光榮地就發生了一件不只讓他錯愕,甚至是傻眼呆滯的狀況。

「褚?」他試探性地問了一句,「你知道我是誰嗎?」

「知道!」褚冥漾依然以一種大嗓門的分貝報告著,「冰牙三王子亞那殿下的獨生子,本名颯彌亞,因為是冰牙和燄之谷的混血所以人稱冰炎殿下,幻武兵器是王族的逆兵器烽云凋戈,是目前公會紀錄上年紀最輕的黑袍,在校內校外都有許多粉絲可惜脾氣暴躁本性暴力更有喜歡把我當狗的惡趣味,之前為了規避粉絲和我結婚了然後說要追求我──所以我們真的來交往吧!」

冰炎很有耐性地聽完褚冥漾的報告,發現全部正確後依舊懷疑褚冥漾神智不清──難道這就是甜蜜媚燒的效果?

不過這不是愛情魔藥才會有的症狀嗎?

雖然知道褚冥漾賴在自己懷裡撒嬌賣萌是因為藥物,不過攻擊力還是很致命。

「你、先起來。」冰炎難得慌亂地說,他是喜歡趁火打劫……不是,是打鐵趁熱,不過一時間給他遇上這種狀況他依然呆了。

苦苦追求的人忽然來個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任誰心臟都會受刺激的。

「亞親我一下我就起來。」褚冥漾繼續跨坐在冰炎身上,居高臨下地交換條件。

怎麼好像角色立場互換了?

冰炎一個挑眉,雖被這情況搞得有點頭昏腦脹,不過對於送上門的豆腐不吃就不是男人──於是他一把把褚冥漾拉近胸前,兇狠地吻上。

笨蛋,離得那麼遠是要怎麼親?

直到把褚冥漾吻得暈頭轉向雙唇紅腫,冰炎才不捨地放開他,饜足像隻偷吃的貓,「如何?」

褚冥漾有些氣喘,雙眼迷濛地看著他,乖巧無辜。

該死!

冰炎過去引以為傲的自制力在碰上褚冥漾後整個崩盤,他輕咳幾聲,「起來吧。」他得先替自己滅滅火──雖然順著打完本壘打似乎更符合他個性一點,但是壞就壞在褚冥漾並非自願,而是藥效,他可不希望褚冥漾恢復後恨他一輩子。

褚冥漾嘿嘿傻笑,不但沒起來,反倒把頭埋進冰炎懷中,舒服地蹭了起來。

冰炎一拍額頭,無奈地看著天花板,對於褚冥漾像隻小狗撒嬌般的行為罕見地沒有調侃,心亂如麻。

「喜歡亞。」褚冥漾發出滿足的咕嚕聲,「最喜歡亞了!」

……媽的,他更硬了,這傢伙都沒危機意識的嗎?不、不對,他要是有這種東西他就不會蠢到把狼王送來來路不明的食物給吞下肚!

褚冥漾在冰炎脖頸處咬了一口,並不疼,但是冰炎更加難過了……作為一個雄性生物,被心上人如此挑逗還不能把對方壓在床上大快朵頤,心情之鬱悶可想而知。

褚冥漾確定冰炎身上留下自己的齒痕後,便放心睡去,窩在冰炎懷裡,彷彿這裡就是全世界最安全、最有歸屬感的地方。

冰炎確定褚冥漾睡著後,輕手輕腳地把褚冥漾抱回床上蓋好被子,接著光速移動到了浴室,洗起了冷水戰鬥澡──沒帶這麼悲催的!

已經跟心上人結婚甚至心上人剛剛也赤裸裸表白了結果他還是得可憐地進浴室自我解決。

這甜蜜媚燒甜蜜是甜蜜……但是也超痛苦的啊!

等冰炎終於冷靜下來後,不管現在已經深夜,立即給族裡打了電話。

「外˙公!」冰炎咬牙,「您送來的那到底是什麼?」

「就甜蜜媚燒呀?」狼王慵懶地說,也不計較冰炎這時候還打電話,「我的孫媳婦吃了嗎?效果如何?」

「褚他完全變了個人。」冰炎閉閉眼,「解藥呢?怎樣才能變回來?」

「沒有解藥。」狼王像是預見了冰炎臉黑的樣子,理所當然地說,「這可是我命人特製的幫助你們感情升溫的催化劑,我還去研究解藥幹麼?」

說的真有道理。

「……藥效什麼時候會退?」

「不知道。」狼王不無遺憾地說,「我原先的打算是你們兩人都吃,生米煮成熟飯反悔也來不及了,不過看樣子只有漾漾吃。」

「……」

「你怎麼不吃呢,這樣這時候說不定你們已經成為真正一對了。」

「我不要褚受任何干擾,我要他自己做決定。」冰炎的聲音慢慢冷了下來,用這種卑鄙的方法得到褚冥漾的心不會持久,他要的是完完全全、長長久久的感情。

「小亞,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狼王用一種很悠哉的口吻說道,「你以為我會使用藥物控制你和漾漾的感情嗎?」

「不是嗎?」

「當然不是,我又不是禍害人間的人魚。」狼王撇嘴,「小亞,你這懷疑太傷外公的心了。」

「那不然是怎樣?」冰炎沒耐性陪自家外公鬧。

「那只是能夠放大對一個人的好感而已。」狼王說,「我聽亞那說過,漾漾對你也有那意思,小時候不是纏著要嫁給你嗎……」

「那不過是小時候不懂事。」冰炎嘴上這麼說,不過心中倒是掀起了滔天駭浪,「放大對一個人的好感是怎麼回事?」

「就是字面意思。」狼王說,「除非漾漾心中沒有感覺很特別的人,不然藥效作用是對所有人都適用的──」

「也就是說他可能去撲其他人?」想到這個可能性,冰炎臉色立即黑掉。

不成!

撲自己就算了他好歹是名義上的老公,要是去撲其他人不就等於褚冥漾高調給自己戴綠帽?

更何況……褚冥漾可是他的心、上、人!他絕對不允許!

很好,藥效退去之前他決定閉關自守,和褚冥漾一起窩在房間裡當宅男。

「有這個可能。」狼王打著呵欠,「他可能會去撲任何一個請他吃點心的人。」

開什麼玩笑!

冰炎腦中一下子閃過一長條名單,並開始考慮最高級殲滅動作。

「反正藥效退了就沒事,不過記憶會留下來。」狼王說,「除此之外不會有其他副作用。」

「你怎麼知道?」冰炎懷疑地問。

「喔,我抓了那個安地爾來實驗過。」狼王說,「而且他帶來了很有趣的情報──這就是我肯定漾漾對你也有意思的根據之一。」

「他帶來了什麼情報?」雖然很討厭安地爾,不過冰炎依然好奇地問道。

「嗯……他偷聽到褚冥漾為了是不是喜歡你在苦惱,和他的物靈商量討論的內容,怎麼聽都是喜歡上你了卻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喜歡。」狼王倒也很大方,沒吊冰炎胃口就招了,「安地爾其實還蠻能物盡其用的。」

「說起來,為什麼安地爾會在燄之谷?」

「他來找比申討賞,不巧被我抓到了,也不想想他那麼臭我怎麼可能聞不出來。」狼王厭惡地皺皺眉頭。

全天下能用嗅覺分辨出安地爾的除了狼王以外大概只剩下西瑞了。

掛了電話,冰炎看了看床上睡得正香的褚冥漾,無奈地想到要獻寶恐怕得等到藥效過了以後才行了。

至於狼王說的……要是褚心中沒有特別的人的話,那麼藥效是對誰都會起作用的……反過來說,如果他在褚冥漾心中算是特別存在的話,那麼藥效就只針對他一人囉?

冰炎瞬間陷入了想實驗,又不想冒任何風險的矛盾境地了。

 

 

 

 

 

 

 昀羲碎念:

這兩隻什麼時候開始真的放閃啊……我想讓他們放閃了……(不就是你老是拖嗎!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udasun123
  • 呵呵
    冰炎嘗到甜頭了~
  • 總是要給學長甜頭吃的,不然他會罷演ww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17 17:24 回覆

  • 陸希咩
  • 呵呵~漾漾還蠻像小狗的,在他身上留下記號然後就安心了。
    安地爾被拿來實驗那畫面還真是......爆笑。
  • 小狗配上大野狼也挺不錯的www
    可憐的安地爾,讓我們為他默禱吧XDDD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17 17:25 回覆

  • 零澈
  • 老安才不臭QAQ
    老安很可愛很帥氣很變態呀QAQQQ
    老安不是鬼不臭啦((重點誤

    可以看到床戲嗎?(抹口水((遭踹
  • 老安的味道只有狼王和西瑞這兩個才聞得出來,其他人沒覺得他臭啦www
    (只是覺得煩躁而已ww

    呃、基本上,最多只有擦邊球……不然我場上還得看身份證,麻煩啊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17 17:27 回覆

  • 離鏡
  • 老安的心上人是~誰~呢~
    居然這麼簡單就被抓去作實驗了……
  • 老安沒有心上人,他是對錢和名牌的好感放大了數十倍wwww
    (闖進狼窩的下場自然不太好的……

    感謝支持喔!XDDDD

    昀羲 於 2014/06/19 16: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