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在褚冥玥的訓練下好不容易玩了一年的守世界,總算是達到褚冥玥許可初賽的標準,於是他靠著後門,輕而易舉地拿下了首發位置。

今年是宇宙公曆九百九十九年,即將邁入千禧年,各種慶祝活動均如火如荼地準備著,自然也包括Alantis的大競技賽。

「漾漾。」韋天走過來,這是他們的隊長,「緊張嗎?」

「還好。」褚冥漾笑一笑,他後來發現守世界中累積的經驗也能夠增強精神力,於是便專挑類似的任務下手,在兩次任務中獲得了老頭公和米納斯。

米納斯是他被褚冥玥丟到水界出任務後得到的幻武兵器,精靈外型是女性蛇身,褚冥漾選擇的武器外型是掌心雷,並且因為是王族兵器,所以能夠自由調整射擊的子彈。

同步率再高一點的話,米納斯甚至能夠自由瞄準。

雖然他當初為了得到這個幻武好幾次都差點死了,不過很值得。

老頭公則是防禦型武器,能夠在自身三尺內架起保護結界,結界強弱度視主人等級而定,依照褚冥漾現在的程度,與紫袍相當。

「那就好,我們因為不是種子學校,所以要從頭比到尾。」韋天說,「會長的意思是以冠軍為目標共同進退。」

「明白。」褚冥漾頷首,他和韋天是搭檔,另外還有白陵然和辛西亞,以及其他備選選手,講到這裡褚冥漾其實有點不好意思。

白陵然是他表哥,辛西亞是他表嫂,打從一開始就是會長欽定的出賽選手,然後他後面又跟上一腳,結果五名選手額硬生生被佔去三席──好險他姊沒說也要當選手,不然感覺超對不起其他人的。

因為報名參賽的學校非常多,主辦方便想了個法子,設計了一個任務,要所有非種子隊的報名者自行獲得參賽資格。

每個校方必須獲得一個銀色橡葉的東西,才算踏過參賽門檻──並且,總共只有十二個,再加上四個種子隊,湊齊了後便會開始進行淘汰賽。

任務地點是一處冰天雪地,平面是冰原,山是雪山,並且走勢險峻,要再這一片白茫茫的天地中尋找一個銀色橡葉,對於一個新人來說,無異於大海撈針。

更別說此處還有猛獸出沒,隨時都會撲上來把玩家掛回重生點。

每個學校被允許上場的人數最低一名,最高五名,並且黑袍不能上場。

不過七陵包含褚冥漾在內,首發全都是無袍,這讓其他學校露出了輕蔑的神色。

韋天評估了一下局勢,決定派褚冥漾去負責搜尋,白陵然負責戒備。

其他多數學校卻都派出了五名代表,傾盡全力搜尋。

這時候,韋天和另外兩人卻在場外開始仔細觀察其他學校。

程度不夠的,沒多久就被野熊追著跑了,不用看,倒是那些遊刃有餘的,才需要注意。

最後,褚冥漾使用了特殊能力言靈,再一陣混亂之中,沒有學校留意到七陵這個只派出兩名代表的隊伍,早在開場十分鐘不到便已找到象徵參賽資格的銀色橡葉,退回隊伍之中,其他學校還以為七陵這所學校早就被淘汰,在場外觀摩呢。

等到結果公佈後,七陵學院的名字赫然螢幕上,多數學校全傻了眼。

不過不論他們怎麼捶胸頓足,事情已經塵埃落定,再無更改可能。

最終,參賽的十六所學校,對戰分別是:

七陵學院對星空學院。

雲音學院對巴布雷司學院。

布雷特學院對碎月學院。

正義學院對明風學院。

風流學院對Atlantis學院。

賀維爾對奇雅學院。

醉外學院對惡靈學院。

清歡學院對亞里斯學院。

Atlantis學院、明風學院、巴布雷斯學院、奇雅學院分別是種子隊,並沒有參與這次的資格爭奪賽。

韋天看了看比賽分佈圖,說道,「看起來,我們要一路打到總決賽才會碰到蟬聯三年冠軍的Atlantis學院。」他愉快地說,「漾漾,你的言靈現在幾級?」

「十二級。」

「加緊練。」韋天說,「多多祈禱我們能斬斷他們的勢頭。」

褚冥漾笑,他的言靈是目前三個妖師中最高的一個──因為言靈很難練,就連褚冥玥也只有九級,因為她不想練了。

言靈的練級非常枯燥,就是讀經,要把系統指定的內容讀出來,簡單的內容也得念上一百遍,才會往上加。

而每跳一級,次數也會跟著跳到五百、一千,內容也會越艱深難懂,其實不用懂,但是必須會唸,而且中間除了斷句的部份不能停,一停就會全部作廢,從頭再來。

而越後面出現的刁鑽字彙越多,幾乎沒多少妖師練到七級以上。

但是,等級越高的言靈,使用起來越會得心應手。

比如猜拳,用言靈說自己會贏的話,系統會判斷對方想出的拳,提示你要出什麼拳──諸如此類,當然面對真實的玩家時,效果會打折扣。

然而,對付NPC則毫無壓力,言靈一出,敵人自動退避,非常好用。

褚冥漾是目前守世界中,言靈等級最高的一個,因為其他妖師嫌練言靈麻煩,練到五到七級的程度後就不會再繼續往上練了。他們只求打NPC副本任務時夠用就行。

這倒不是說褚冥漾有什麼雄心壯志,他只是純粹太無聊了而已,就是把孵豆芽的時間拿來練言靈罷了。

說到孵豆芽,也是因為他遇到了瓶頸,想說換個環境轉換心情──他的孵豆芽可不是單純的孵豆芽,而是生化武器的製造。

只是一直無法在現有技術上有所突破。

「後天就比賽了,漾漾,好好準備。」韋天鼓勵似地拍拍褚冥漾的肩膀,略為期待地說,「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比賽。」

褚冥漾點點頭,他也一樣非常期待。

 

 

瞭解敵人往往是打敗敵人的第一步。

這天,七陵所有參賽選手都聚集在一起討論,針對他們這次的對手星空學院。

星空學院的校長是唯我教的傳教士,學校的教育方針基本上就是個直銷老鼠會,學校開設的課程都是最好,你若是沒考上袍級那絕對是你努力不夠。

另外,讓外人無法理解的是,這所學校的校長常常發言到世界頻道,說詆毀他的人都會慘遭不測──拜他所賜,守世界關閉世界頻道的人還挺多。

「聽起來很像是所神棍學校。」褚冥漾下了結論。

「不管是不是神棍,我們要做的就是贏。」韋天說,「最重要的是分析他們在戰場上會有採取什麼策略,是重視團隊配合、或是重視個人表現?」

「我們肯定是團隊配合。」林咧嘴一笑。

「當然。」白陵然道,「我想最快的方式是調查他們的領隊的隊長和副隊長之間的相處模式。」

一個團體,能夠從一個領隊的領導方式,以及和下屬的相處中看出不少東西。

「隊長很愛現,對著隊員常常頤指氣使,和副隊長之間不和。」辛西亞說,「這是我們在上一輪中觀察到的。」

「這會是他們的致命傷。」韋天說,「我們不用挑釁他們,只需要一直製造混亂,他們自然就會亂起來了。」

一場比賽,只要節奏被打壞,沒有即時修正回來的話,那麼基本勝負已定。

「大會給的資料是水中競技,單人賽,漾漾你上場。」韋天道,「雖然我們不清楚是什麼樣的競技,但是漾漾的幻武是水,應當有所發揮。」他環視一圈,「有其他意見嗎?」

四人一致搖頭。

「那麼,辛西亞,林,你們和漾漾詳細說說你們所觀察到的星空隊員,然,我們去研究巴布雷斯去年的比賽錄像。」韋天起身,「散會。」

 

 

第一輪比賽是在各自的地圖舉辦的,除了參賽雙方的親友團和打探敵軍者之外,其他參與的觀眾並不佔多。

「請各校派代表上前抽籤。」播報員在空中喊著,聲音透過遊戲系統清楚傳達到每個參賽選手的耳膜。

韋天上去了。

水中競技也要決定地圖,總共有八個地圖可供抽籤,種子隊可率先抽籤,但是需要由雙方抽到一致的籤才算是決定地圖。

比如說七陵抽到瀑布,但是星空抽到沼澤,那就得再重頭來過,直到抽到一樣的為止。

抽籤過程極度無聊,最後七陵和星空將在溫泉一決勝負。

「漾漾,上吧。」韋天按住褚冥漾的肩膀,給他加油打氣。

褚冥漾點點頭,說到底,他畢竟是個男人,對於戰鬥有一種從心底的渴望和期待,只是過去在褚冥玥的陰影下,沒被激發出來罷了。

「好,在比賽開始前,容我為各位說明水中競技的規則。」播報員的聲音極富激情,「選手們會在比賽開始後進入水中,他們必須取得一百顆珍珠,這中間請萬分注意,若是浮出水面一次,則要被倒扣十顆珍珠,不管是何種情況。先集齊一百顆珍珠者獲勝!」

「另外還有一條特殊規則,允許場外干擾。」播報員的聲音必須再度調高,才能蓋得過騷動,「然而假使惡意使對手掉線,則干擾方淘汰。」

也就是說,以不弄死對手為前提,大會允許其他未上場的選手盡情干擾。

不過這中間,拿捏力度可就是門學問了。

畢竟大家出任務打怪,都是往死裡打,沒在活捉生擒的。

褚冥漾站在岸邊,自然也是聽得清楚,不過他並不擔心,等他進入水裡後,他相信韋天他們會把事情處理好,他要做的事情仍舊沒有改變。

「以及,找尋珍珠的選手若是上岸,則禁止攻擊。」

那麼,在水裡被攻擊到不行被迫浮出水面的話,就是拿十顆珍珠當作交換代價了。

哨聲響起。

褚冥漾和對手一起躍入水面。

這比賽考驗的是技能使用的純熟度,在水中,許多技能無法有效發揮,甚至連溫泉本身特有的味道和顏色都是需要剋服的重點。

褚冥漾給了自己一個防水咒,隨即又想到這防水咒只是能讓自己不濕而已,沒太大用處,他屏息,打開自己的空間袋,從中拿出了魚鰓草,這是一種可以讓他在水裡呼吸的藥物,但是溫泉並不是普通的水,他有點懷疑是否能夠使用。

守世界千奇百怪,他曾經聽說有人在沼澤地用了魚鰓草,結果馬上窒息死亡,他想他還是先暫時別冒險了。

不使用任何符咒和外在術法的情況下,褚冥漾能夠在水裡憋氣六分鐘,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分半。

他決定速戰速決。

他拍拍老頭公,讓他做了個簡易結界,將自己和溫泉水隔開,但是視線並沒有轉好,仍舊是白濛濛的一片。

他做出結界並不是為了呼吸,而是為了說話。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比賽者見識妳的絕美。」他和幻武的同步率還沒有達成百分之百,必須要唸咒才能夠使用。

一把小巧的掌心雷落到他手上。

「米納斯,把珍珠都用水色隱藏起來。」他悄聲命令道,「然後分次拿給我。」他不能一次性使用米納斯把一百顆珍珠都拿到,這樣肯定會面對敵人集火,從而節外生枝。

場上和場外的選手禁止互相傳話,但是場外的選手能夠透過全息螢幕,清楚看到場上的選手所有動作。

星空那邊的人看到褚冥漾使用了幻武,便召喚出猛獸想要放他下去咬住褚冥漾,不用咬死,只需要拖住就可以。

「會讓你得逞嗎?」白陵然冷笑一聲,一個瞬身就到召喚師後方來了一記迴旋踢,被另外一名同伴擋住,隨即白陵然便以一敵二,開打了。

星空剩下的兩名成員迅速做出判斷,他們立即閃避走位,換到另一處,其中有個法師,站定後便吟唱起咒法,試圖捲起褚冥漾所在地的浪花,從而逼迫褚冥漾放棄搜尋。

林貼了上去,卻被另外一名星空選手用透明牆擋了下來,辛西亞上前助陣,這邊開始了二打一。

韋天依舊站在原地,仔細觀察對面法師吟唱的咒法,然後他也在原地吟唱起咒法。

當星空法師使出水捲,韋天也吟唱完成,使用了虛空。

水捲顧名思義,只要有水就能捲起龍捲風,但是韋天更勝一籌,虛空是將敵手所有使用法力的技能全部化解,當然自身所消耗的法力也不容小覷,等於是把雙方大招均封印,讓戰鬥變成只能使用物理攻擊的肉搏戰。

法師若是法力被封,那威脅性幾乎等於零,但是對方也不省油的燈,很快判斷出來虛空的持續效果只有三分鐘,他立即做出反應,拿出幻武應戰。

幻武消耗的不是法力,更多的是精神力,星空法師的幻武是長弓,他開始遠距離射擊韋天。

韋天側身翻滾,一連避開數十連發的箭雨,然後,暗無天日發動。

星空法師大驚失色,在雙方法力均被封印的情況下,暗無天日絕無發動可能,那這又是怎麼回事?

其實早在一開場,韋天就已經佈陣完成,只是暗無天日要啟動,需要時間,而這段時間裡,韋天又發動了虛空,其中法力不可小覷。

暗無天日可讓敵方失去視覺五分鐘,這中間卻能讓己方維持眼清目明,是絕大優勢。

當然事後的技能冷卻也不小,韋天接下來的十分鐘內無法發動任何攻擊,但是他知道,他的隊員不會讓他失望。

林和辛西亞合攻,很快就拿下一人,因為不能傷人性命,林便將對方捆起丟到陣法所做的牢籠中,兩人迅速撤退,轉幫白陵然,一下子變成了三打二。

水中的褚冥漾自然不知道這些,他只是在納悶,他的對手不去找珍珠,跑到自己跟前說些五四三的幹甚麼。

星空對手滔滔不絕地講述自己的學校有多好,待在七陵根本就是埋沒了褚冥漾的才華,等比賽結束後,他很歡迎褚冥漾轉學去他們的學校。

這人到底是來比賽的,還是來亂的?

這是褚冥漾的疑惑。

不過想起他們賽前的分析,褚冥漾又釋然了,神棍學校嘛,自然不能放掉任何一個拐冤大頭的機會。

「你知道嗎,我們學校的設備都很好,課程也超優,包准你出了學校後,你在現實中的精神力能夠往上提一個層次,B級變成A級,A級變成S級。」

因為基因提昇的技術到現在都沒個準,倒是精神力真能有所提昇這件事是有目共睹,所以星空專挑這方面下手。

褚冥漾暗自覺得好笑,他精神力還需要靠星空這種神棍學校來提昇不成?

於是他繞過他,試圖繼續搜尋珍珠。

「唉唉,別走啊,我還沒說完。」對手一見,又貼了上來,褚冥漾暗自頭痛,這人還想不想比了?

褚冥漾開始懷疑,神棍學校教得最好的一招,搞不好就是死纏爛打。

「你別不信,我試給你看。」星空對手洋洋得意,「你現在一顆珍珠都沒找到,是因為你沒接受過星空的訓練。」

「你不也一樣?」褚冥漾終於忍不住回嘴。他當然不會告訴對方他是用幻武去找的,並且現在已經堆積在一處小穴中,至少已經有八十顆了。

「我是收在其他地方。」星空對手挺胸,傲然道,「怎麼可能拿出來給你看?又不是想被搶。」

……原來他還是有腦袋的啊。

褚冥漾心想。

水下氣氛奇怪但是還挺和諧,不過岸上雙方已經打得如火如荼不可開交。

暗無天日的時間已過,星空被限制住一名選手,七陵則是要保護韋天,雙方都沒時間再去對水中的對手進行干擾或是救援。

星空法師氣急敗壞,他是隊長,心高氣傲,愛表現,韋天的虛空和暗無天日幾乎搶走了他全部風頭,叫他怎麼能忍氣吞聲?

他對著剩下兩名選手咆哮,責罵都是他們不給力才讓他無法發揮,他們隊員臉色很臭。

韋天知道,嫌隙加深了。

水中和褚冥漾槓上的星空隊員對岸上的情況一無所知,他對著褚冥漾嚷道,「你看著好了,我已經收集好一百顆珍珠,你們輸定了!」說完,他便跑了,奮力向上游去。

褚冥漾想,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是要先暫停米納斯的搬運任務,先打再說,還是繼續?

打,不知道會花多久的時間;不打,就這樣放他上岸?

這也可能是對方誘使他上岸,讓其他隊員圈住他的策略,雖然他知道韋天他們會應付,但是事有萬一,他們可就被一網打盡了。

褚冥漾最後掏出暴符,變出一個炸彈往對手身上砸,只是因為水流阻力的關係,他並沒有拋擲到他想要投擲的位置。

糟糕,他忘記這裡是水裡了。

他連忙又用老頭公架設起好幾層結界,炸彈在水裡爆炸,引發一次高壓急流,褚冥漾被限制得無法動彈,看不清對手跑了沒有。

褚冥漾對自己這樣的失誤很懊惱,但是很快就恢復狀態。

等到水流稍稍平息,他便立刻往自己藏珍珠的所在地游去。

米納斯已經搬運完一百一十顆珍珠,他之所以多收集了十顆,是預防萬一。然而若是因為這十顆耽誤了時間,他可就對不起韋天,對不起整隻隊伍了。

星空對手因為隊爆炸開來的水流猝不及防,被捲了好一陣子無法正常行進,等水流平息後,他便露出勝利的笑容。

他並沒有對褚冥漾說實話,他收集來的一百顆珍珠好端端地藏在他的空間袋中,儘管褚冥漾命令他的幻武做了隱藏偽裝,但是沒有一口氣搬回去,算是對方失策。

他在一下水後,就用出了替身式神,在他纏住褚冥漾的時候,他的式神正在孜孜不倦地收集珍珠,並且他的式神有一種特殊能力,他能夠看清事物本質,一切偽裝在他的式神面前都沒用。

等式神收集好一百顆珍珠後,他便解除術法,式神收集到的珍珠立即轉移到他的空間袋中。

他滿懷勝利的喜悅,浮出了水面,大喊,「我贏了!」

「率先浮出水面的是星空的選手!」播報員大喊,「讓我們看看是否如他所宣言──啊,七陵選手也出來了!」

褚冥漾的臉色很難看,他對其他人看了看,抿著嘴,沒說話。

他看出了場上的決鬥很激烈,韋天他們為了讓星空的人不干擾自己,肯定下了很大的功夫,結果……

裁判上前,準備檢查星空的珍珠。

「一百顆。」裁判沉聲道,「扣除掉浮出一次水面扣十顆,你現在總共有九十顆,並不算贏。」

觀眾們靜默了一秒,隨即鼓譟了起來。

裁判轉向褚冥漾,「你的呢?」

褚冥漾恍若做夢般,呆呆地將一百一十顆珍珠遞了過去。

「一百一十顆,扣除浮出水面十顆,一百顆。」裁判清點完畢,大喊道,「七陵學院勝利!」

 

 

 

 

 

 

 昀羲碎念:

今日開始恢復日更~~~~~

 

 

 

 

 

 

 

 

 

 

 

 

 

 

 

 

愚人節快樂!

 

 

人節快樂~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 嗚啊這可惡愚人節快樂.....
    (此人看到日更,高興了下